聚焦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工业互联网发展进入快车道

作者: cnpim CNPIM 11月14日

image.png



当前,世界已经进入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时期。《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1月7日发布的《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白皮书中了解到,我国数字经济正蓬勃发展。截至2021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45.5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39.8%,数字经济已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其中,白皮书指出,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进入快车道,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持续深化,截至2022年2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55.3%,数字化研发工具的普及率达74.7%。


无独有偶,在刚刚结束的2022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中,规模最大的分论坛就是工业互联网论坛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余晓晖在论坛上指出:“过去20年数字经济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高,在数字经济当中,产业数字化已经占据主导地位,数字经济除了自身产生的效益之外,在变革传统产业体系上产生的回报更大。”


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工学部主任杨华勇表示,目前能够深切地感受到数字技术赋能产业创新发展。以数字化智能化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提升,是改变制造业生产方式、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和趋势。


根据2022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期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2》蓝皮书显示,中国工业互联网体系建设已初步完善,行业发展进入提速期,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实现规模化发展。截至2022年5月,国内工业App总量突破59万个,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已破万亿元大关。



制造环节是工业互联网的主阵地


自2017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以来,经过近5年的实践探索,我国的工业互联网以赶超式和跨越式的速度发展,制造强国这一目标正一步步从蓝图走向现实。


工业互联网的发展首先从工厂设备开始,AIoT技术的应用可以把工厂的普通设备变成数字化设备,让这台设备能够被数据化、在线化;其次,在产线和车间内实现互联,通过智能化,提高生产效率;最终,在工业互联基础上,联通产业链上下游,让市场变化与生产要素精准匹配,提升产业链协同效率、重塑产业生态。


余晓晖指出,从现在国内外实践的情况,制造环节仍然是工业互联网和数字化转型的主阵地,并且主要在向核心的生产过程渗透。


我国的制造业企业有300多万家,其中有40多万家是规上制造业企业。《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白皮书显示,截至2022年2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55.3%,数字化研发工具的普及率达74.7%。


对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来说,有实力从事数字化转型;对于数量更庞大的中小企业来说,实现数字化的难度相对更高。


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认为:“300多万家的中小企业的数字化一定要通过低成本、大规模推广应用的方式进行。”


目前,在很多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中,上云、上平台的方式是中小企业低成本信息化的数字化工具。不过,余晓晖指出:“中小企业的数字化不止是上云,工业互联网推动产业变革,很重要的一点是如何把广大的中小企业融入到整体社会化的生产网络中,通过工业互联网或者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产业资源云端的调度和配置优化,帮助中小企业解决发展的关键要素,例如订单、资金、供应链等。”


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全球经济结构,面对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历史关口,目前的数字化转型的应用从单环境的优化,走向了智能工厂和产业链、供应链协同为代表的系统优化。



产业链协作数字化是重要方向


工业互联网一类聚焦于智能制造,主要解决生产效率的问题;一类聚焦于产业链协作的数字化,主要解决交易效率的问题。


余晓晖指出,目前工业领域的数字化转型正从单环境的优化,走向智能工厂和产业链、供应链协同为代表的系统优化,“过去是产线、装备、数字化车间开始数字化,未来将是产业链、供应链的协同。”


蚂蚁集团资深副总裁、数字科技事业群总裁蒋国飞也表示,产业链协作数字化是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重要方向。“生产效率解决之后要着眼于打通产业链在生产制造、仓储物流、销售等上下游环节的数字化协作,推动各方之间的信任合作和价值分享,提高交易效率。这类似在物理世界里,各个城市之间要构建交通网络,让人和物快速流动,从而提高城市间的产业合作效率。”


在全球疫情和大国博弈的背景下,我国的产业链发展面临三大挑战。阿里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表示,第一重挑战来自于产业本身,需求的巨变、技术变革带来的对于产业链柔性更高的需求。第二重挑战来自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产业韧性的挑战。第三重挑战来自于国际地缘政治对产业链安全性的挑战。


而对产业链的数字化将可以推动我国产业链的更健康发展。围绕构建产业链上下游的数据协作网络,在数据价值流动的整条链路上需要一些创新的数字技术支撑。


蒋国飞指出,在数据生成环节,需要用物联网技术,来确保数据采集的源头可信。在数据流转过程中,需要区块链技术确权登记,用智能合约来追溯数据供应链的轨迹,并分配权益。在数据隐私保护方面,需要用隐私计算技术来构建数据安全合规的流通管道,使数据价值可以跨域流动。数据流动后的价值挖掘需要和行业知识相结合,借助人工智能技术来充分释放产业链数据的价值。在产业协作的整个数据链路里,更需要安全科技来保证底层系统安全、数据安全和业务安全。


杭州安恒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渊也认为,数字安全是助推工业互联网更大范围、更高效率、更健康转型的关键,但数据安全既要保护又要利用。“让数据能够通过计算可用不可见,让数据能够更加精准赋能到产业链,赋能到相关的企业甚至平台中。”


江苏中天互联科技有限公司董事、CEO 时宗胜则指出,产业链数字化中的标准化也非常重要。“产业链涉及不同的企业、不同的组织之间数据要进行互联互通,但现在每个组织体系内数据的标准并不一样,对于产业链协同来讲代价非常高。所以产业链的数字化要先实现标准化,让企业包括设备和系统都讲普通话,实现无障碍的交流。”


在产业链发展面临的挑战之下,加快构建双循环的发展格局,促进产业链的高质量发展,工业互联网可以发挥比较重要的作用。对于内循环来说重点是提升产业链高质量发展的结构,优化我们自身的结构;对于外循环来说核心还是在于如何防范“卡脖子”,提升核心竞争能力。


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华为云CEO张平安指出,工业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专业的工业软件,中国工业软件要突破壁垒、快速崛起,最关键的成功要素有两个:一是充分利用云计算框架变革的机会窗,聚合大量懂工业知识的科学家,构建工业软件底层根技术。华为云正联合国内工业软件产业的伙伴,引入大量科学家和行业专家,基于AI、并行调度、GPU加速等核心技术,在云上构建几何模型建模、图形渲染、数据模型驱动等10大工业软件内核引擎,在云上构建工业基础资源库,让工业软件伙伴能基于这些根技术,少走弯路、不重复投资,快速地构建起不同工业领域的专业软件,并从第三代单机工业软件快速升级到第四代SaaS工业软件,实现弯道超车;二是充分开放企业的工业场景,牵引国内工业软件的发展。

声明:本信息来源于贝果财经,仅用于学习和技术交流,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技术支持:粉末注射成型网